视频专区 国产精品 自拍偷拍 日韩精品 巨乳美乳 强奸乱伦 无码专区 欧美精品 重口情色 动漫精品 制服诱惑 大秀视频

精品图片 卡通漫画 GIF动图 露出偷窥 高跟丝袜 亚洲性爱 欧美激情 网友自拍 唯美清纯 巨乳美乳 动漫精品

精品小说 科学幻想 不伦恋情 经验故事 生活都市 仙幻奇侠 明星偶像 暴力虐待 学生校园 大秀视频

首页- 暴力虐待- 流氓师表369-370

流氓师表369-370


369旧情难忘


彭磊听到这句话,转头一瞄,只见马若那双美腿翘起老高,短裙也只及到她的腿根处,屁股蛋都漏出了一大半,两腿交叉地带的黑色小裤裤更是清楚的映入眼帘,他的小心肝顿时怦怦直跳,方向盘一歪,车头就向路边冲了过去,吓得他急忙猛打方向盘。

所幸现在的这条路,在经过韩老板投入巨资重新修建后,道路宽敞平坦了许多,否则的话此刻多半是掉进路边的臭水沟里了。

马若吓得花容变色:“你瞧你,怎幺这幺不小心。”

彭磊也是惊出了一身冷汗,这个马若老是在有意无意的挑逗自已,眼下又在自已面前挠首弄姿的,一副欠日的表情,扰得他心痒难耐,可他还真不敢下手。倒不是他有色心没色胆,而是顾忌太多,他现在是去求韩老板,而马若又是韩老板的贴身小秘,他总不能一边摸着别人小秘的大-腿一边跟别人谈生意吧!

更何况这个马若也不是个简单的人物,年纪轻轻的就能受到韩老板的如此重视,自然有她的过人之处,指不定是人家在给自已下套,逗着你玩呢!

被彭磊这幺一吓,马若也安份了下来,把身子坐端正了,再不敢调逗他了。

一路波折,总算是到了李家村。矿山位于村子后面,水灵家的自留地就在矿山脚下,可惜这块地已经被镇上给强行征收了。车子经过水灵家时,彭磊望着那间熟悉的院落,想到初次到水灵家时被情蜂蜇过的情景,想到和英姐发生的那段缘份,心中感概不已,或许从那次家访之后,自已的人生轨迹便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

矿山脚下,到处都是忙碌的工和和轰呜的机器声,水灵家的那块土坡地早已被夷为了平地,韩老板头戴安全帽,贴身何镖阿力紧跟在他的身边,一群工作人员簇拥在他周围,正在观看几辆大型推土机施工。

韩老板似乎对矿山工程的进展很不满意,眉头皱起老深,当他看到马若身后的彭磊时,他的眉头皱得更深,眉毛都快崩出来了。

他朝身边的这群人一挥手,等众人走开了,这才眼神凌厉的看着马若问:“他怎幺来了,你带他来的?”

马若心中一惊,急忙澄清道:“他来我的办公室里找你,说是有事要来见你,一直赖着不肯走,我没办法,只好带着他一起来了。”

韩先如冷哼了一声,望向了紧跟而来的彭磊:“你找我?有什幺事吗?”

彭磊听出韩老板的语气不善,心中很是后悔,自已真不该来找他的。可这时侯他也只能硬着头皮走到韩老板面前,恭敬地叫了一声韩叔叔,然后把自已的来意说了一遍。

韩先如冷笑起来:“就你们那个民工建筑队,也想来跟我谈合作,我看你还是去找你的表姐杨柳去吧!”

彭磊强忍着怒气:“韩叔叔,你这话是什幺意思?”

“我的意思你还不明白吗?县委书记杨柳不是你的表姐吗,你有什幺事找她就行了,她会帮你搞定的,还用得着来求我吗?”

彭磊就奇怪了,这老东西怎幺一见面就对着自已横挑鼻子竖挑脸的,自已也没招惹他,更没招惹他女儿呀。他心中怒起,嘴上也不再客气了,回敬道:“韩老板,我是来跟你谈生意的,不是来求你的,你不同意就拉倒,用不着把杨姐扯进来。”

韩先如原本就黑的脸色越发的发黑了,他把手一挥,他的保镖阿力和小秘马若立刻知趣地走到了一边。

韩先如目光凌厉地盯着彭磊道:“我倒是奇怪了,杨柳还是我介绍你认识的,怎幺一转眼就变成你的表姐了?我问你,你和她到底是什幺关系?”


彭磊现在才反应过来,原来韩老板是在吃他的干醋啊。韩先如和杨柳的关系,彭磊多少也知道一点,他们俩当年曾经是中学同学,韩先如喜欢并追求过杨柳,而杨柳也对他很有好感,但韩先如为了自已的前途而放弃了杨柳,选择了他现在的这个老婆,但他至今仍对杨柳念念不忘,暗地里仍在偷偷地追求杨柳,虽然一再被杨柳拒绝,但仍旧痴心妄想着想要得到她。

看着韩先如恼羞成怒的样子,彭磊不免小小的得意起来,你有钱又有什幺了不起,你做梦都想得到而又无法得到的女人,却被我轻而易举地就得到了。

彭磊笑道:“我跟杨姐是什幺关系,我好象没必要告诉你吧!”

“你——”韩先如嘴都气歪了,手指着彭磊怒道,“我当初之所以来盘山镇投资,就是受到杨柳的邀请,看在她的面子上才来的。而你,我要不是看在你对我女儿有恩,我当初也不会伸手帮你了,没想到老子竟然帮了条白眼狼。别以为我不清楚你的底细,看不出来你小子人模狗样的,泡女人倒还有两下子。我告诉你,不管你和她是什幺关系,你最好别打她的主意,否则我会对你不客气的。”

彭磊也恼了,跳起来叫道:“我泡女人关你什幺事,信不信我连你女儿也泡了?”

韩先如大怒:“你敢——”

忽听得两人身后传来一女孩子脆生生的声音:“你想泡我,那你就来泡好了。”

彭磊一回头,只见走来一十六七岁的女孩子手里拿着一把单筒的气动猎枪,迎面朝他走来,这女孩头戴小红帽,身穿翻毛花外衣,下着一条黑色紧身牛仔裤,足蹬一双小皮靴,娇俏的小脸蛋红朴朴的。彭磊一看到这女孩,当即便石化了。

女孩的目光盯在彭磊脸上,一步步地向他走来,嘴角上还带着一丝轻笑,走到彭磊面前,忽然扬手就给了他一巴掌:“你不是要泡我吗?我现在就在这里,我看你到底要怎幺来泡我?”

彭磊猝不及防下,左脸当时便红了,可他却毫不在意,目光痴迷地望着那女孩,颤声道:“小雪。。。。。。”

小雪身子一怔,随即抬手又是一巴掌甩了过来:“别叫我小雪,象你这样的流氓,人渣,根本就不配叫我的名字。”

彭磊并不躲闪,任由她的小手再一次抽在自已脸上,他根本就没想到会在这里再一次遇到小雪,脸上挨的这两巴掌让他想起初次见到小雪时所挨的那两巴掌,一切都恍若隔世般重现眼前。

脸上火辣辣的痛,但他的心里更痛,她的话象刀子一样的刺向他,使他不敢直视她的眼睛,他低下头去,喃喃道:“是的,我不配。。。。。”

马若在附近看着这突如其来的一幕直摇头,却根本不敢过来劝。韩先如皱起了眉头,刚要说话,小雪把枪往她父亲手里一扔:“爸,你先回避一下,我跟他说几句话。”

韩先如还想说些什幺,小雪已抢先道:“爸,你放心,我不会让他和小雪有任何来往的。”

韩先如点了点头,转身向马若走去了。

彭磊缓缓地抬起头来望着小雪,轻声道:“小。。。。。你现在还好吗?”

小雪本来还怒气冲冲的想要痛骂他几句,可是当他抬头,她看到他眼中竟含着一丝泪花,她当时便震住了,她还是第一次看到一个男人为一个女人而流泪,她的芳心登时就软了下来:“我打了你两巴掌,你就不恨我吗?”

“不。”彭磊摇了摇头,“无论你怎幺对我,我永远都不会恨你的。”

小雪愣住了,好一会才问道:“小雪在你的心里真的就有这幺重要?你是不是到现在也忘不了她?”

“是的。”

“你爱小雪?”

“是的。”

小雪银牙紧咬,恨道:“你口口声声地说你喜欢小雪爱小雪,可是你的所作所为呢,你到处寻花问柳,哄骗女孩子,玩弄女人,听说你前段时间又住院了,也是因为玩弄女人被别人把脑袋打伤了。你觉得你这样的人也配爱小雪吗?”

“你说的对,我这样的人根本就不配去喜欢你,所以,我只能远远地躲着你,不敢去想你,更不敢去看你。”

小雪怔怔地望着眼前这个英俊的男人,此刻就象一个犯了错的小孩站在自已的面前,他眼眸中的泪光仿佛能把世上最坚硬的石头都给融化了,她忽然觉得自已是不是做得太过分了,眼前的这个男人也并没有她想象中的那样坏。

可是到了这一步,她只能狠着心继续下去了,她接着说道:“既然你自已知道那就好,你也看到了,我现在过得很好,我也希望你能过得很好,但是我希望你从今以后最好是把我给忘了,因为我们之间永远都不可能的了。”

彭磊的心口一痛:“我知道。”

小雪不敢再看他的眼睛:“那好吧,再见,你可以走了。”

彭磊茫然地转身,忽然又转过身来,喃喃道:“我可以,可以——拥抱下你吗?”

小雪怔住了,看着他落寞的眼神中带着哀求的目光,她的芳心彻底的软了下来,一时竟狠不下心来拒绝他,只得默默地点了点头。

彭磊欢喜不已,小心翼翼地走到小雪面前,轻轻地把她揽进了怀里——周围的人看到这一幕都惊呆了,一个个都不由得停了下来,远远地观望着,而正在和马若谈着公事的韩先如,忽然看到自已的女儿和彭磊抱到了一起,不由得勃然大怒,当即便要冲了过来。

马若那个急呀,今天可真不该把这个家伙给带来的,她急忙拦住了韩老板,自已则快步向彭磊走来。

彭磊象抚-摸着稀世的珍宝一样,轻轻地拍抚着女孩的肩膀,在她耳边柔声道:“小雪,我会想你的,永远。”

小雪还在发愣中,彭磊已经松开了手臂,转过身去缓缓地走了。她看着他落寞的背影,紧咬着小嘴,一时竟说不出话来。

马若走到了小雪面前,叹了口气道:“大小姐,其实彭磊刚才那句话并不是。。。。。。”

小雪一转身,怒冲冲地瞪着马若:“关你什幺屁事。我警告你,你最好离我爸爸远一点。”



370红唇小嘴


彭磊独自黯然的走向停在路边的车子,女孩望着他的背影,眼神迷离,喃喃自语道:我是不是做得太过份了。

马若见彭磊的神色不对,急忙追了过来,刚坐上副驾的位子,彭磊便发动了车子,轰地冲了出去。

马若紧紧地抓着扶手,轻声嗔道:“哎哟,你慢点呀。”

彭磊一声没吭,反倒开得越发的快了。马若小心地察看着他的脸色,见他眼圈发红,马若对彭磊和韩家的恩怨多少也知道一点,看得出刚才的事对彭磊的打击挺大的,她不禁有些奇怪,这个在她眼里有些风流好色玩世不恭的男孩子,居然也有如此脆弱真情流露的一面,可见小雪在他心目中的地位有多重要。

马若的心情也好不到哪去,凭白无故的就挨了韩老板女儿的一顿臭骂。所幸她早已修炼得道,对此免疫了,否则的话还不得被人气死。

“喂喂,我说你能不能开慢一点。”见彭磊把车子开得飞快,马若真担心自已的小命都会栽在他手里的,一时着急,脱口便骂了起来,“你不想活了,老娘我可不想陪着你一块死呢。”

彭磊这才放慢了速度,略带谦意道:“吓着你了?”

马若被颠得七晕八菜的,恨道:“怎幺,终于肯说话了,我还以为你哑巴了?这幺点打击都受不了,你还是个男人吗?”

彭磊勉强朝她露出一丝笑容来:“不好意思,我心情不太好,就想飙下车发-泄一下。”

“你还是别笑了,笑得跟哭似的,至于吗。”马若叹了口气,“其实有件事我不知道该不该告诉你?”

“什幺事?”

马若犹豫了一下,道:“韩老板有两个女儿,你知道吗?”

彭磊头也没回:“知道,小雪还有一个姐姐,叫韩玉。”

“那她们两姐妹是双胞胎,你知道吗?”

“双胞胎?”

彭磊猛地一个急刹车将车停了下来,马若一个不小心,整个人便往前扑了上去,结果很惨,脑袋撞到玻璃上了,胸-脯撞到驾驶台上了,疼得她破口大骂:“彭磊,你这个王八蛋,谁让你急刹车的。”

彭磊不敢置信的看着马若,急切地问道:“马经理,你是说她们两姐妹是双胞胎,那她们俩是不是长得一模一样?”

马若都快气疯了,一手捂着脑袋,一手抚着胸-脯,恨道:“我不知道,你别问我,你这王八蛋,真是气死我了。”

彭磊急忙陪着笑脸,连声地道着歉:“马经理,真是对不起,都怪我太激动了,就什幺都忘了。”

马若故意把头一边不理他。

“马经理,不,马姐姐,”彭磊拉着她的衣袖,低声下气道,“算我求你了好不好,你快告诉我吧,你再不说,我会被憋死的。”

“我就不告诉你,憋死你。”马若故意板着脸,可是看着她那副楚楚可怜的样子,还是有些于心不忍,“算了,我还是告诉你吧。刚才你见到的并不是小雪,而是她的姐姐韩玉,上次来的也是她,你喜欢的那个小雪从来就没有来过盘山镇,你现在明白了吧?我都觉得奇怪了,你怎幺会连她俩姐妹是双胞胎都不知道,还跟个傻瓜似的被那个小玉玩弄了半天。”

彭磊顿时恍然大悟,难怪他总觉得眼前的小雪如此的蛮不讲理,和以前那个温柔可人的小雪简直就是判若两人,原来她俩竟是长得一模一样的双胞胎姐妹,而自已一直都还傻兮兮的被蒙在了鼓里。

话说这个小玉也实是太凶悍了些,自已和她总共只见了两面,居然就挨了她三个巴掌,奶奶的,害我白难过了半天,下次要再见到她,可得把这个场子找回来才行,还有小芸这丫头,她肯定也知道实情,可是却一直瞒着自已,回到镇上非去找她算帐不可。

郁集在心中的结一下子解开了,彭磊只觉车窗外的阳光是如此地明媚,照得人心暖洋洋的,不由得望着马若一阵傻笑。

马若揉了揉自已的胸-脯,没好气道:“你还笑,我都快被你给气死了。”

她这个无意识的动作很是诱-人,彭磊此刻的心情轻松了许多,便腆着脸跟她开起了玩笑:“马经理,你哪里撞疼了,要不要我帮你揉一揉呢?”

“刚刚还叫人家姐姐来着,现在目的达到了,立马就又改口了呀!我呸,真是个过河拆桥的家伙。”马若将丰-满的胸-部往他的面前一挺,“我说我这里被你给撞疼了,你敢揉吗?”

“我有什幺不敢的。”彭磊被她一激,就把爪子伸了过去,在她面前比划了半天,还真没好意思下手,只得又讪讪地缩了回来。

马若脸上带着一丝若有若无的笑意:“怎幺,不敢了,胆小鬼,快开车吧!”

彭磊忽然出手如电,迅猛地在她奶-子上捏了一把,立马就缩了回来,一松手刹,将车子驶了出去。

“啊,你这臭家伙,你还真敢揉啊?”马若一声惊叫,扑过来用双拳就在他肩上一阵猛捶,只是那力道小得可怜,倒象是在撒娇一般。

彭磊得意地坏笑道:“不是你让我揉的吗?”

两人这幺一闹,无形间便亲近了许多。马若在彭磊面前似乎便没了什幺顾忌,她歪靠在座椅上,一边把高跟鞋脱了,屈起双腿,赤足搭在驾驶台上,那双被丝袜包裹着的双腿修长苗条,丰腻白嫩,这样的姿势着实撩人,而从短裙边缘看去,交叉盘旋的腿根处更是若隐若现,给人一种视觉上的强烈冲击。

惹得彭磊一边心不在焉的开着车,一边悄悄往她的短裙下瞄,虽然从他这个位置是看不到短裙内的春-光的,可越是这样就越是想往里看,丫的,这娘们这幺来挑-逗我,不会是在暗示要我上她吧?

马若把头扭到一边,假装在观赏着车窗外的景色,却用眼角观察着彭磊的动态,见他老是偷偷地往自已的短裙内偷瞄,她的嘴角浮起了一丝不易察觉的笑容来,在他把脑袋探过来想要偷窥她裙内的风光时,她忽然转过头来,娇笑道:“喂,看够了没有?”

“没,我什幺也没看到。”彭磊飞快地缩回脑袋,目视前方,做目不斜视状。

马若笑得更开心了,伸出丝袜玉足去他腿上踢一踢:“一点都不象个男人,看就看呗,我又没怪你,女人的美还不就是给男人来欣赏的。”

她的脚指尖在他的腿上有意无意的撩动着,撩得彭磊骚痒不已,这娘们铁定是看我长得太帅,发-骚了,故意来撩拨我,我要再跟她客气,还真就不是男人了。

他一手握着方向盘,腾出另一只手来捉住了她的玉足。

马若一脸惊慌:“你想干什幺?”

“你不是说我不象男人吗,那我就男人给你看一下。”彭磊顺着她的玉足便往上一路摸了上来。

马若装模做样的挣了挣,吃笑道:“小-弟弟,真看不出来,你胆子还挺大的呀,居然连姐姐的豆腐也敢吃了。我帮了你这幺大的忙,你就是这样感谢我的?”

彭磊的手已然来到了她滑腻的大-腿上,在上面胡乱的摸索着:“那你要小--弟怎幺感谢大姐姐呢,要不要小--弟以身相许呢?”

马若被他摸得春心萌动,便绷直了腿,用足尖在他裆部轻轻拨了拨,见他那里并没有什幺反应,娇笑道:“可是小--弟好象很害羞的说,怎幺不敢站起来见人吗?”

彭磊道:“外面太冷了,还是家里暖和,所以小--弟不愿意站起来,要不姐姐帮它暖和暖和?”

“怎幺暖和呢?”

彭磊瞄了眼马若那张红润的小嘴,大着胆子道:“要是姐姐肯赏它个香吻的话,小弟弟一定会很开心的,它一开心,自然就会出来见人了。”

马若也不由得红了脸,笑骂道:“你这家伙,果然一点也没安好心。我怕小弟弟受不了刺激,待会弄得车毁马翻,精尽人亡,反倒把姐姐的小命给赔了进去,那可就亏大了。”

彭磊一本正经道:“这一点请姐姐尽管放心,小--弟可是国家男子足球队的,阅尽花丛,见多识广,这点刺激还是受得了的。”

马若一愣:“男足?这有什幺说法?”

彭磊猥琐的笑了起来:“九十分钟不射,不射就是不射。”

马若噗哧一下笑出声来:“是吗?就怕你半场没过,就口吐白沫,缴械投降了。”

彭磊心中骚痒,干脆捉住她的手直接放在了自已的裆部:“能够败倒在姐姐手下,小--弟就算是口吐白沫精尽人亡,也是死而无憾了。”

马若的手触到他那个部位,只觉鼓鼓的一团,小手便情不自禁地隔着裤子在上面抚-摸起来,不一会,就感觉到男人的鸡巴在自已的掌心里渐渐地澎涨起来,规模似乎还挺大的,她的芳心不由得怦怦直跳,这家伙的本钱倒是蛮大的,难怪会有这幺多的女人喜欢他。

彭磊早已按耐不住,挺直了身子道:“姐姐,快点呀,我早就想领教下你的烈焰红唇到底有多厉害了。”

“那我倒要先看看你到底有多大的本钱?要是能让姐姐我满意,想让我做什幺都行。”马若俏脸一红,大胆地把身子凑过来,小手缓缓地将他的裤子拉链拉开,就将彭磊的鸡巴从里面掏了出来。

乍一看到它,马若也不禁吓了一跳,竟比自已想象中的还要大,惊呼失声道:“天啊,怎幺会这幺大呀!”

彭磊洋洋得意道:“那是当然。此物得日月之精华,天地之灵气,乃真正的人间极品,还请姐姐笑纳。”

马若俏脸上早已是红霞阵阵,娇媚地白了他一眼,便紧紧地盯在了彭磊的鸡巴上面,小手捉着肉棒轻柔地上下搓揉着,发现它竟然还在茁壮成长,一只手竟是握不下来了。

彭磊献宝似的耸了耸屁股,那只红润圆滑的龟头便从马若紧握着的掌心中钻了出来,瞪着好奇的眼睛打量着她,她心中惊喜不已,没想到居然无意间捡到块宝了。这一刻她只觉浑身酥软,丝毫不在犹豫,低下头来,张开红润润的小嘴儿,一口便含住了它,卖力地舔吸起来。。。。。。

哇靠,真他妈的爽,这女人的口-技果然是一流啊。彭磊浑身一哆嗦,脚下猛踩油门,车子便狂飙起来。

        上一篇: 神净异世游 1-2         下一篇: 仙道记事 1-3


青草视频在线观看-小黄鸭视频精品导航-性欧美高清come-正在播放四川肥熟妇-67194免费观看网站

广告合作请点击这里!